首页

欢迎访问中国电子企业协会!

会员注册 | 会员登录
【最新动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 正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马建堂:关于数据开放、网络建设和信息技术创新的三点意见

2020-10-26

微信图片_20201022111851.jpg

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江西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20世界VR产业大会云峰会于10月19日—20日在南昌举行。本次大会采取线上线下同步办会、国际国内同时设置会场的形式召开。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马建堂以线下演讲的方式发表了主旨演讲。马建堂表示,如今,数据开放总体还远远不够、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新型基础设施不足等仍然是数字经济发展的主要障碍。

发展之路困难重重

人类相继经过了石器文明、青铜器文明、铁器文明、工业文明,现在正大步进入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智能终端、新型传感器、VR产业等数字经济要素已经快速渗透到人类生活的各个角落,带动人类社会生产方式的变革、生产关系的再造、经济结构的重组和生活方式的改变。

所谓的数字经济是以大数据为核心生产要素,以互联网为主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为基本支撑的经济形态。马建堂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数字经济的发展,先后出台了网络强国、数字中国等一系列重大战略规划和举措,数字经济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数字经济的规模不断壮大。

“不过,在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数据开放总体还远远不够、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新型基础设施不足等仍然是数字经济发展的主要的障碍。”马建堂表示,“如需促进数字经济更高质量地发展,我们仍需进一步深化改革、鼓励创新。”

就数据开放、网络建设和信息技术创新,马建堂提出了三点意见。

关键在于开放和共享

马建堂提出的第一点意见是,要在处理好数据开发利用和公民数据权益保护关系的前提下,进一步加大数据开放和共享的力度。

马建堂表示,从狭义上看,数据是人类对客观世界的量化认识。随着大数据和云技术的出现,数据的内涵不断拓展。目前,可以记录的视频、音频、图画、声音、文字、位置都已经成为数据。所以从广义上看,凡是能被记录并被分析利用的信息都是数据。马建堂认为,数据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大类:一是人、法人和物的身份信息,如身份证、企业代码、车辆的牌照、房产证等;二是各类主体之间的交易数据;三是自然人的社交数据;四是人和可移动物体的轨迹信息和位置信息。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繁杂海量的信息被越来越多、越来越方便地记录、存储、提取、计算、分析和利用,进而极大地提高了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和改造水平。“这正是大数据的价值,也正是数字经济的神奇和魅力所在。”马建堂感慨道,“如希望数字经济得到更好地发展,最为重要的是促进这些被不同公共部门、不同企业和不同单位记录下来的数据,在不影响国家安全、商业利益和个人隐私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对公众开放和共享。”

对此,马建堂表示,数据的开放和共享要在以下三个方面下功夫:一是通过建立政府统一互联平台,进而打破政府部门间的信息孤岛,实现各部门间的信息数据共享,并进一步对社会开放;二是通过立法,明确公共部门对公众开放数据的法定义务,逐步实现“开放是通则,不开放是特例”的目标;三是在有效监管的前提下,逐步放开跨境数据的流动,在全球范围内实现数据的共同开发和利用。

高效安全的数据信息网络是大数据的生命

马建堂提出的第二点意见是,要加快新一代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构建高效、移动、安全的泛在网络设施。

“以互联网、物联网为主要形态的数字网络是数字经济的血脉,是数据信息传递、存储、联通的高速公路,没有高效安全的数据信息网络,大数据就会成为、‘死数据’。”马建堂说。他表示,要进一步发展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持续提升高速宽带网络的能力,加快车联网和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积极推进交通、电力、水利、物流和市政等基础设施,以及公用设施和国家重大工程等数字化改造,打造智能化的交通运输、物流配送和城市基础设施体系,为智能时代的来临打下坚实基础。同时,要加快公共交通和公共事业等领域的市场准入改革力度,推广和创新政企合作的投融资新模式,充分释放数字技术降成本、提效率、优服务的巨大的潜力。

马建堂认为,新型基础设施有利于信息的互联互通,对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也具有重要巨大意义,所以要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力度,重点落实发展战略中对新兴基础设施的利用和安排,跨区域共投共建同享的新机制;要积极拓展基于5G网络等新兴基础设施产业模式,通过政府基金引导、产业应用大赛、试点试范项目等多种形式支持新基建的发展,并且提升新兴基础设施的利用效率;要加快工业互联网建设,支持建立中小企业互联网公共平台,支持各行业、各领域的工业互联网示范平台和示范项目的发展,促进工业设计、生产、销售、运维的智能化;要推进宽带乡村建设,加快利用数字技术,促进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缩小东西部数字鸿沟。

提高数字创新能力至关重要

马建堂提出的第三点意见是,要加快构建新时期政府与市场相结合的集中攻关体制和机制,尽快走出数字技术卡脖子环节。

马建堂表示,无论是大数据的采集、会聚、整合、存储,还是数据信息网络的构建、升级和运维,以及数据资源与产业的融合等,都需要数字技术和产业技术不断改革的支撑。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依靠国内巨大的市场容量和人口红利,总体规模已经进入世界前列。但无论是基础理论研究,还是关键材料、元器件、设备制造以及基础工业软件等领域,我国仍受制于人,严重影响到数字经济相关产业的安全发展。

马建堂指出,目前,我国的企业优势主要在于市场驱动的商业模式的创新,但缺乏关键核心技术的研发能力。未来的二三十年,数字技术仍将是科技发展和产业创新的主动力、主旋律。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对发达国家的技术追赶,既要考虑传统领域的不断进步,更要在数字技术前沿领域提前布局,争取形成一定的技术优势。

马建堂表示,在如今的大环境下,提高数字创新能力,克服高技术卡脖子环节,确保我国经济安全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我们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新发展格局理论,加快构建市场经济下的集中攻关体制、机制,增强基础研究能力,集中力量加大关键核心技术的攻关力度;依托国家科学中心的建设,完善国家实验室运行机制,提高长期的、稳定的资金支持比例,建立符合基础研究规律的科研人员评价考核机制,鼓励更多的企业承担和参与需求导向的基础研究计划,促进基础研究投入多元化;加大对数字和信息领域的关键原材料、元器件、核心设备和零部件以及基础工业软件的支持力度,依托科技重大专项、产业投资基金以及风险引导基金,为重点领域提供稳定的科研资金和投融资支持;鼓励企业与高校、企业与科研院所之间以多种方式开展合作,支持建立数字科学领域新型研发机构和产业联盟,打造自主创新、安全可靠、迭代创新的技术体系。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